品道口烧鸡     忆千年隋唐                     滑县文化旅游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 逛滑县吧 > 吃吧 >
吃吧
石子馍起源于滑县?揭秘石子馍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作者:滑县旅发中心 来源:未知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1-07

 

“石子馍”简称“子馍”,又叫“油陷”。由于它历史悠久,加工方法原始,因而被称为我国食品中的活化石。

微信图片1_20181107144238.jpg

说起“石子馍”(下文通称子馍),地处河南豫北的滑、浚两县的人都不陌生:鲜香油酥的火烧,里面夹着嫩滑的鸡蛋和肉馅,一口气吃上一个,里嫩外焦,那就一个字“爽”!

微信图片2_20181107144248.jpg

许多人都认为子馍是滑县的北邻浚县的地方名吃。作为一种地方传统名吃,子馍为浚县的正月古庙庙会增添了不少色彩,一些慕名而来的外地人都想品尝一下子馍的美味,子馍已经成为浚县小吃的一张美食小吃名片。

殊不知,浚县并不是子馍的源头产地,而是上世纪90年代前后由滑县传入浚县的。

那么,子馍究竟原产于何方?它是怎么来到滑县的?又如何传到浚县的呢?这要往前追溯到100多年前。经考证,加工子馍的手艺,是经一位山西老人在清朝末期的1900年前后传给滑县王庄镇新集村姓王的一位前辈的。他的曾孙叫王海军,现年39岁,是子馍传到滑县的第四代传人。目前,王海军已经不做子馍了,在上海做企业。

1541573445(1).png

▲子馍滑县第四代传入王海军

为了揭开子馍的神秘面纱,我联系上了王海军。经王海军回忆讲述,还原了子馍的前世今生。

王海军说,从他曾祖父做子馍,传到他这一代,先后传承了四代人。那么,子馍究竟是怎么传到滑县王庄镇新集村王姓家的呢?这里面还有一个传奇小故事。

王海军从他父亲那里得知,他曾祖父生于清光绪年间(约公元1881年),20来岁时(约公元1901年)就从商做贩卖面粉、杂粮和各种杂货的生意,同时还在镇上开了一家小面馆,生意红红火火。由于他和曾祖父之间相隔三代,曾祖父的名字不曾记得了。只听父亲说过他曾祖父从小就好善乐施,在十里八乡是个出了名的善人。

有一天,他曾祖父的面馆照常营业。中午时分,只见一个衣着破烂的乞丐讨饭走到面馆门口,曾祖父见他可怜兮兮的,就施舍给那个乞丐一碗热汤面。从那一天起,日复一日,那个乞丐天天过来讨饭,他曾祖父就每天照例给乞丐做一碗热汤面,免费送给乞丐吃。

过了一段时间,那个乞丐突然问曾祖父还会其它什么手艺吗?曾祖父说,除了做买卖、开面馆,也不会什么手艺了。然后那乞丐说,这样吧,你看我白吃了你家这么长时间的饭,也没啥报答你的,就教给你一门手艺吧。

微信图片4_20181107144305.jpg

▲早先卖子馍的推车

当时他曾祖父也没想到一个乞丐会有什么高超的手艺,就敷衍答应了一下,并按照乞丐所说的东西准备了一下。主要有食材,铁平底锅还有烙饼的鏊,另外还按照乞丐的吩咐找了一些瓦片砸成算盘子大小的圆形状。

东西准备齐全,乞丐自己在那就开始忙活了。曾祖父还要照顾面馆的生意,也没功夫看乞丐在那搬弄那些东西。不知道他在那弄了多长时间,乞丐端过去一盘黄焦酥脆的大饼。

刚出锅饼是用刀切开的,表面还有油渍。曾祖父一看,也就是普通的饼,里面不过有肉馅罢了,烤制的火候还算不错,看着也有食欲。这时乞丐说:“东家,你先尝尝怎么样?” 曾祖父就顺手拿了一块儿,正准备要放进嘴里吃的时候,手还被烫了一下。曾祖父品尝了几口,惊讶的看着乞丐,半天没说出话来。一会反应过来了,忙招呼几个在大堂吃饭的常客也过来品尝一下,尝过个个都说这个“新鲜玩意”味道真的不错!

乞丐说,这个新鲜玩意就叫“石子馍”,还有一个名字叫“油陷”。古人因在鹅卵石上烘焙制成而得名,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随后,乞丐讲述了子馍的起源:在隋末唐初,当时老百姓为了犒劳将士们,从家里拿来肉食、鸡蛋送到军营,可是由于行军匆忙,火头军没有带足炊具。后来一个伙夫灵机一动,到黄河岸边捡来一堆鹅卵石,把鹅卵石烧热,将面片裹着鸡蛋和肉放到石头上面烤熟,将士们吃了之后,赞不绝口。之后,这个手艺经过一千多年的不断改良,逐步得到完善,流传至今。

就这样,曾祖父拜乞丐为师,乞丐手把手向曾祖父传授加工手艺:子馍采用上等面粉,配上油、葱花,加入肉馅等,先在铁鏊子上制成火烧,然后将火烧放到一口盛有烧得滚烫的瓦块(或鹅卵石)的平底大锅里炕熟,最后将熟了的肉火烧一侧刨开,每个火烧内加入一个鸡蛋,再放到瓦块上面烤熟即可。经过数日的学习和探讨,曾祖父不但掌握了做子馍的奥妙与手法,还在长期的实践中悟出很多改善子馍的不同做法。

微信图片5_20181107144315.jpg

▲加工子馍用的土灶

后来,才得知那个乞丐原本是山西省洪洞县人士,姓卞,名玉修。因他山西老家连年干旱,不得不背井离乡,出来逃荒要饭。据说他们那也有几家做子馍的,他把所有做子馍的诀窍和行会里面用到的暗语,都一一传授给曾祖父。

卞玉修在曾祖父家住了不知多少年。后来,他山西老家的条件逐渐好转,就要辞行我曾祖父,临走时还再三嘱咐我曾祖父,说只要做我们这一行的,能对上行话的就等于是一家人,不管是谁都不能排挤对方,要和睦相处,还说让后辈人都要记住,将子馍这个手艺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王海军说:“曾祖父有两个二子,大儿子出家当了和尚,二儿子叫王春荣,也就是我的爷爷。曾祖父于民国初年,大概是1918年前后,将这门手艺传给了我爷爷。”

“听父亲说,爷爷个子很高,也很帅,做事干脆利落。他跟着曾祖父很快就学会了制作子馍这个手艺。爷爷带着我父亲弟兄三人,在滑县王庄周边卖子馍。那时候都是少数有头有脸的、当官的、地主、财主、大户家的少爷、拄文明棍儿、端鸟笼子的,还有穿大衫的才有钱吃这个东西。爷爷做石子馍,一干就是就是50年,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文革期间才停止。”

“我父亲十几岁就跟着我爷爷卖子馍。那时候,哪里有庙会,他们就担着挑子,或者推着独轮车,去戏台子下面找个空地,搭个棚子。戏台周围卖子馍的棚很多。那时候有行会的规矩,不是谁想在哪搭棚子就在哪搭的。比如说,我们的棚子搭好了,就会有行会里的人过来问,你家是哪里的?当然不能说我们是滑县新集村的,否则人家就会踢了你的摊子。应该说,我们是八步场的(行话),意思就是我家的子馍棚应该搭在离戏台子八步远的距离。当然了,外行人是听不出来什么意思的。如果你回答错了,就别怪人家踢你场子了。”

微信图片6_20181107144323.jpg

▲师傅在加工子馍

 “卖子馍的生意,在文革期间停了十几年。上世纪70年代后期,国家允许个人做生意了。我父亲又重操旧业,继续他的老行当。父亲卖子馍的最后几年,浚县县城的庙会香火逐渐盛旺,每年正月都有各地善男信女前来烧香拜佛,当然也是做生意的一个不错的机会,父亲每年都要去浚县庙会上卖子馍。”

“记得是1997年,我父亲年龄大了,干不动了,就把这门手艺传给了我,轮到我做的时候,吃子馍的基本上还都是那些老客户,年纪都偏老。年轻人不懂,看着就跟烧饼差不多,没胃口,一问价钱比烧饼贵的多,就放弃了品尝美味的机会。我自己做了有十来年的样子吧,慢慢的吃子馍的客人年轻化了,因为国家政策好了,钱也好挣了,庄稼地也能稳打稳收,老百姓手里都有钱了,生意越来越好。”

“每年的正月我照样去浚县东、西山脚下卖子馍,当时那边有滑县四五家卖子馍的,有八里营的,还有白道口的,也有我们。那时候我们滑县人去浚县卖子馍都要缴纳各种税费,除了向税务部门交税,还得交管理费、卫生费、地皮费、会费,名目繁多。该收的不该收的都来要钱,也可能因为我们是外地人吧。”

“后来浚县本地人见我们生意特别的火爆,他们就看着我们做的,比葫芦画瓢,自己在家练习做子馍。毕竟他们那也是个旅游区,有这样一个做生意的好场所,这让浚县人有这样一个卖子馍的好商机。最后他们就学会了,就开始排斥我们,所以我们搭棚子的地方就很难找了。他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也说自己是滑县的,后来又改称自己是祖传多少代做子馍的,等等。”

随着食品多样化的出现,消费观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子馍的生意也大不如以前好做。

现如今山西,山东也有做子馍的,做法都是大同小异。不过感觉没河南这边做的好吃,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河南比其他的地方发展的比较好的原因吧。

这便是滑县王庄镇王海军说的石子馍的来龙去脉。“鹤壁旅游网”中一段文字也印证了他的说法,现引用如下:

“传说,浚县石子馍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其实,石子馍在浚县的历史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久远。最早也就是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以后(因为文化大革命时老百姓不能随便做生意)。滑县白道口一些有这手艺的人每年正月在现在大家常看到的石子馍棚的位置打子馍。当时庙会上的小吃品种也很少,质量不高,而石子馍以价谦物美且方便正好迎合了远到而来的香客,在庙会上受到了广大人民的喜爱。” 

( 根据滑县王庄镇新集村子馍第四代传人王海军口述整理  )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7_20181107144335.jpg

马双喜,男,滑县道口镇人,供职于滑县政府部门。市、县作家协会会员,社会兼职:滑县文化研究院副秘书长、滑县孔子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滑州文化》及《滑州儒学》杂志副总编。作品散见于《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企业报》、《河南政协文史资料》、《河南日报》、《安阳日报》、《河南法制报》、《滑台文学》和安阳市委、滑县县委机关刊物及省市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