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道口烧鸡     忆千年隋唐                     滑县文化旅游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 滑县风物 > 民间故事 >
民间故事
滑县民间故事:一日三诓
作者:刘为民 来源:未知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5-03

一日三诓

图片5.png 

民国时的道口街有四个名人,一个是土财主施仁,再一个是开着绸缎庄的守财奴叫施德,另一个是保长施才,这三个都是鱼肉百姓的主,而且这三人都放印子钱,且用的都是驴打滚法,如果借了这三人的钱到秋后还不起,那么他就要拉你的东西抢你的地。特别是保长施才鱼肉百姓犹甚,逢年过节道口街的下人们都要给他送礼,那怕送上一只老母鸡,他也是高兴的,他摆的就是这个谱。如果谁要不上礼,这一年不是派你的款,就是拉你佚,反正没你的好日子过。还有一个名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叫施娃,为人和道,会说话,嘴也叫的甜,只是好说诓,而且说的非常逼真巧妙,你上了当,还昨不了他,所以道口街上的人都喜欢他,都好听他说诓,就是上了当受了骗也不恼。

有一天施娃一天说了三个诓,把另外三个名人都给诓了,你看他们那个急吧,却又丝毫没有办法。这就像扔在道口街上一个笑弹,把整个道口人的大牙都快要笑掉了,很解气地直夸:诓的好!

那一天土财主施仁早早就在街心的老槐树下乘凉,见施娃走来就拦住说:“施娃,说个让你叔也听听。”施娃便急着说:“哪有空说诓呀,卫河湾芦苇滩里的鱼翻坑,我等回家拿东西捞咧!”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个施仁是个见便宜就沾的主,听说芦苇滩的鱼翻了坑,忙跑回家拿上筐就下到芦苇滩捞鱼去了。

施娃见施仁真的下到了芦苇滩捞开了鱼,忙跑到施仁家着急地喊道:“婶,我仁叔今早去芦苇滩捞鱼,蛋皮叫芦苇挂开了一个口子,让你赶紧拿上针线去缝咧!”施娃这面喊罢,忙又奔到芦苇滩边喊道:“仁叔,你来捞鱼,仁在家给你烙油饼,不想把房子引着了,让你赶紧去救火咧!现已火上房梁了!”施仁一听这还了得,这可是祖传的家业呀,三蹦两蹦就出了水,也忘了穿裤衩,光屁股就朝家奔,到了半路正碰见拿着针线急忙赶来的老婆。老婆见施仁光屁股奔来,急忙拉住他蹲下忙问:“挂的口子大不大?要紧不要紧,要不咱先缝住,再找个郎中看?”

施仁被问懵了头,“缝啥呀'不是咱家着火了吗?还不赶紧去救火?往这跑干|?”

“着火?谁说着火啦?我光知施娃说你捞鱼蛋皮挂烂了,让我拿针线来缝,谁知你已出来了,要紧不”? “要紧个屁”!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光着屁股就更急了,忙折回去穿上裤衩大骂道:“我们都让施娃这个鳌孙给诓了,非给保长告他一状出出这口恶气不可”。正说着见施娃过来了,拦住施娃骂道:“你小小年怎地不学好,你谁都敢骗,竟骗到老子头上了,明儿非给保长说说把你揍扁不可”!

“不是你让我给你说个诓吗”?施娃一句活把达个士财主噎了个半死,只好拉着老婆气哼哼地走了。

吃过早饭,施娃去姥姥家路过守财奴施德家门口,正好施德从家中出来,忙喊住施娃说:“说诓的,今儿昨说诓说到这里来了?也给我编个诓让我听听中不中”?

施娃知道这个守财奴是个为富不仁贪财之徒,就很不高兴地说:“不要整天说说的,我正为一件大事着急咧”!

施德问:“啥事呀,这么急”?

“卫河码头昨个有一船黄豆翻了,现在船主只捞走了沉船,而那些浸的黄豆却不要了,知道这事的人只有我一个,我又没办法,只好看着它烂掉”。施娃可惜地说道。

守财奴听后大喜,心想:怎么会没用呢?拿来做豆腐不是顶好吗?于是他小声地给施娃说道:“这话你不用再给别人讲了,现在咱们就去把它捞上来,反正我家有豆腐店,你去指一下位置中不中”?

施娃满口应承:“中!中”!

守财奴立刻带着三个长工来到了码头。

施娃被请了来,当施娃指着河中心说时,守财奴就带着三个长工下水摸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施娃跑到守财奴家气喘嘘嘘地说:“糟啦!东家被淹死啦。”太太顿时号啕大哭起来。施娃劝道:“太太,人己死,再哭也活不转了,还是先把东家的尸体抬回来再说吧。”

施娃说完,回身又匆匆赶到码头对正在水中摸黄豆的守财奴喊:“东家,坏事了,你家失火啦!”东家爬上岸问究竟怎么回事,施娃说:“你家突然失火,太太和两个长工只救出一扇门板,其它东西都烧光了。”正在这时,太太和长工抬着门板赶到,东家不分清红皂白每人赏了两个耳光,当双方知道是上了施娃的当后便要上前揍他,施娃却笑着说:‘你不是让我说个诓吗?说了诓你们又不高兴,往后别再求我说诓了。”东家望着扬长二去的施娃却耐何不了他。

半下午,施娃从姥姥家回来,刚走到顺河街,就见保长黑着脸瞄上了他,他想绕过去,却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原来土财主施仁己状告到保长那里了,此时的保长即没打他也没骂他、罚他,只瞄着他冷冷地问:“听说你小会编诓?也给我编个看像不像?”施娃一听明白了土财主告了状,只好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说:“今天确实没有闲功夫,等我闲了,我再多说几个给你听行不?”说罢就走。保长本来今天就是要教训教训他,一把将施娃拉住怒目问道:“有啥急事?今天你得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想走。”施娃知道保长是个好吃羊肉好闻擅气的主,就讨好地把嘴对准保长的耳桑低声下气地悄悄说:“河湾刚从崖上跌落一只羊,我得赶紧回去拿刀子剥皮割肉,去的迟了就叫人给抢了。”

保长一听有羊肉,涎水立时流下三尺多长,忙温和地说:‘我帮你剥,羊肉羊蛋归我,羊头、下水羊皮归你好不好?”施娃则说:“就这么办,你先下河湾把羊看住,我去拿刀子就来”说完二人分头去了。

施娃先跑进保长家里,慌慌张张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保长老婆说:“保长嬉子,俺……俺……俺保长叔给水漂走了。”施娃说完就哭,不等保长老婆出门,他先跑下了河湾。

保长在河湾转来转去就是不见死羊,却见施娃气喘吁吁地跑来。保长劈头就问:“死羊在哪?”

施娃则喘着粗气说:“哪还顾得上寻死羊咧,俺保长娘在家滚米汤,把你那宝贝蛋摔进米汤锅里了,你快回去吧”

保长一听自己的宝贝蛋掉进米汤锅,急急忙忙往回跑,老远就看见老婆哭着寻来,更是确信为真,想来自己老来得子真是不容易,若真要烫死,岂不断子绝孙?想到这,不由得气冲心头、眼冒金星,发疯地朝老婆奔去。老婆边走边哭,猛见自己的男人朝自己跑来,就疑见了鬼,当时就症在原地动不得了。脸上露出惊讶希奇古怪的表情,又一看自己的男人不象是鬼,便又笑了起来:镇长跑了过去抓住老婆的领口驾道:“把孩子烫坏啦,还傻笑你娘个啥?”抬手就是一掌,老婆挨了一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说谁家的孩子烫坏啦?”老婆捂着生疼的脸问。保长这时也缓过一口气说:“孩子没烫坏你哭哭笑笑于啥?”

保长老婆就把施娃的话重复了一遍,保长登时就跳了起来,忙寻施娃,施娃却不见了踪影。保长想着是自己硬拦住人家让编个诓的,上当受骗怨自己,想到这不禁又苦笑起

来。(刘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