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道口烧鸡     忆千年隋唐                     滑县文化旅游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 滑县风物 > 历史名人 >
历史名人
两次到滑县任职的欧阳修,病中写下《相州昼锦堂记》
作者:滑县旅发中心 来源:未知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2-04

欧阳修心系安阳 



       欧阳修(1007年~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诗词文史俱佳,为一代文学巨擘。文忠公与安阳地区情深久矣。




一世挚友


        这位挚友乃是安阳籍重臣魏国公韩琦。两人年齿相仿,韩琦长欧阳修一岁。自景佑二年(1035年)两人同朝为官,而正如韩琦《祭少师欧阳公永叔文》中所说,他们“道同气类”,“日亲高谊”,旅进旅退,成为二十多年的政治知己和后半生的生死之交。


        从《欧阳修全集》可知,从庆历二年(1042年)开始,到熙宁四年(1071年),欧阳修所写《与韩忠献王〈稚圭〉》书简多达45通。这应该只是两人往来书信的一部分而已。


        庆历二年,韩琦、范仲淹率领的宋军取得了对西夏的阶段性胜利,令元昊称臣。欧阳修闻报大喜,致信祝贺,说“千里之外,威誉之声日至京师,如在耳目”,自己“不胜西首企望,拳拳之诚,私自为慰者也”。祝愿对方“凯歌东来,函馘献庙”,届时自己将“执笔吮墨,作为诗颂”。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书信落款为“太子中允、集贤校理欧阳修”,颇讲官场仪节。此后书信日渐亲切,信中国事家事无所不包,可见双方交谊日益加深。


       比如,庆历六年(1046年),欧阳修在滁州任上,他在信中说,在丰山之谷中,构小亭于泉侧,又理其傍为教场,时集州兵、弓手,阅其习射,以警饥年之盗。同时感谢韩琦给自己寄过来芍药十种,为百姓游玩之地更添美景。

       

        传为文坛佳话的当是《相州昼锦堂记》的创作。治平二年(1065年),欧阳修患上了消渴之疾,昏晕无力,衰弱不堪。韩琦对他的身体甚为关心,经常去信问候。欧阳修复信中先表达了因多日不见而对对方的想念,接着陈述了自己病情,“颈颊间又为肿核,第以不入咽喉”,而对韩琦的致信存问,自己深表感谢。就在病痛中,欧阳修还是欣然命笔,为韩琦写下了《相州昼锦堂记》,实事求是地评价了韩琦之功业:“临大事,决大议,垂年正笏,不动声色,而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为社稷之臣矣!”这一论断被后世视为定评。


        有一个小插曲更添佳话。韩琦接到初稿不久,欧阳修又专门派人另送一稿,声明前稿有疵,可换此本。韩琦再三核对,发现文章开头“仕宦”“富贵”之后各添了一个“而”字,这样读来节奏感更强,可谓一字千金。文忠公的求真精神、款款深情于此体现无遗。




两治滑州


        欧阳修先后两次到滑县任职。第一次是康定元年(1040年),一说为元宝二年(1039年)任武成军节度判官,治所在今滑县。第二次是庆历二年,任滑州通判。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留下了很多值得回味的文化遗产。


        一是创作《王彦章画像记》。王彦章,五代时期后梁名将,军中人称“王铁枪”,生前为宣义军(在今滑县东)节度使。在他以身死国后,滑县百姓为纪念他而建铁枪寺。欧阳修一到滑州,寻访王彦章的后人,用心搜求他的传记资料。二到滑州,寻访铁枪寺,得拜王彦章画像。他有感于王彦章的“义勇忠信,出于天性而然”,又有感于王彦章出奇制胜的“伟男子”作风,对北宋对抗西夏元昊大有启发,遂创作了这篇传世佳作。


        二是巧酿冰堂酒。欧阳修将官署命名为“冰堂”。杜冠章先生推测说,大概含有自励“冰清玉洁”之意。冰堂并非重点,重点在于其衍生品——冰堂酒,即欧阳修自酿家酒。宋代自家酿酒不算什么稀奇,不过也许是因为欧阳修的明星效应,是酒在宋代名声日隆,晋级为一代名酒。苏轼的弟子黄庭坚(辈分当为欧阳修的徒孙)写词《清平乐·饮宴》云:“冰堂酒好。只恨银杯小。”看来此酒一喝就停不下来。南宋陆游《老学庵笔记》更将它推向极致:“承平时,滑州冰堂酒为天下第一。”明朝张岱奇书《夜航船》中则将该酒和曹操缥醪,魏徵翠涛,苏轼罗浮春、真一酒,陆放翁玉清堂等并列为历史名酒。


        三是创作《画舫斋记》。“频将巧制继前贤,画舫名斋不是船。”画舫斋本来是欧阳修公退之暇读书休息之所,这篇“介绍”该书斋的散文让它名垂千秋。文章先介绍书斋得名由来:在斋中休息,“如偃休乎舟中。山石崷崪,佳花美木之植列于两檐之外,又似泛乎中流”,所以用舟(舫为舟的一种)命名。随后,借舟涉风波而回顾自己仕宦之途的艰辛,并自疑:难道自己就喜欢当初那种在船上伴随“蛟鼋之出没,波涛之汹欻”的生活吗?


        作者进一步解释,其实在船上也是过一种“逃世远去江湖”的隐居生活,如果这么说,那么在船上“顺风恬波,傲然枕席之上,一日而千里”不也是一种快乐吗?也就是说,作者把这里当作工作之余暂时的避风港之用,而且“舫”本来就是供人们休闲娱乐的,所以用画舫来命名书斋,真是再合适不过。一篇之中三转四折,文章摇曳多姿,读来余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