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道口烧鸡     忆千年隋唐                     滑县文化旅游网欢迎您!
你所在位置:首页 > 滑县风物 > 走进滑县 >
走进滑县
往事回眸:浚县、滑县高铁站之争背后的故事;浚县是怎么失去道口的
作者:刘会喜 来源:转载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4-28

微信图片_201904280901.jpg


破解滑浚县丞之谜

 

刘会喜


    如果你见到一人同时担任两个县的县丞的记载,如果你见到数十年间连续数十个人都同时担任两个县的县丞的记载,我不知道你的第一反应是啥,我看到的第一反应是:载文书写或校对错误!当确认不是载文书写和校对错误的时候,我彻底晕了——怎么可能?


          高铁滑浚县站命名,引出滑浚县丞之谜


微信图片_201904280902.jpg


    2016523日上午,即将下班的我,接到县发改委姚主任的电话,说市委书记在郑州找领导协调争取郑济高铁浚县站命名的问题,要我抓紧查找以滑县和浚县两县名称共同命名的历史依据,下午三点前送到郑州。

    济宁高铁途径浚县,并在浚县县城南设站,是前段时间浚县社会各界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也是令浚县人振奋鼓舞的利好消息。为了争取郑济高铁经过县境并设站,鹤壁市委市政府、浚县县委县政府领导做了大量的工作,为浚县人民办了件利在当代、泽被千秋的大实事、大好事。

    车站位置确定了,车站命名成了棘手的问题。该站位于滑县和浚县边界,距浚县县城和滑县县城道口,都只有几公里。设在这里,目的也是为了一站照顾两县。站名叫啥呢?毋庸讳言,滑县、浚县都想以本县名称命名,但也都知道对方不可能接受,于是双方达成默契,两县名称各取一字,叫浚滑县站或滑浚县站。然而这一方案受到高铁总公司不合常规、有无先例的质疑。滑县大,又是省管县,车站离滑县城道口更近,如果只能以一个县名称命名,浚县危险。于是市委书记亲自出马争取,让查找滑浚县共同命名的历史依据。

    高铁车站的一字之名,关乎着浚县的形象、知名度、影响力,市委书记都如此重视,作为一名浚县公民,一个浚县史志工作者,接到这个任务,我感到责任重大而光荣。

    有三十多年倾心地方史志工作的经历,对浚县历史县情我还是熟悉的。半个小时,就把所有能找到相关记载都找出来了。一是滑县县城道口,历史上长期归浚县管辖,是浚县一个镇、一个所、一个码头,1949年划给滑县。二是“浚滑收,顾九州”,是自古至今广为传颂的俗语。三是卫河管理处在浚县曾设立“滑浚卫河管理段”机构。这些在1990版新编《浚县志》上都有记载。四是清光绪《浚县志》职官表中列有嘉庆十九年至光绪十二年间43位滑浚县丞。找到这些依据,饭都没顾到吃,就带着新编《浚县志》和《清嘉庆光绪浚县志》,和姚主任奔赴郑州。

    任务是完成了,但不知道是职业习惯还是个性使然,“滑浚县丞”成为留在心中百思不解的谜案:县丞相当于副县长,滑县和浚县虽是邻县,却历来是相互独立的两个县,怎么能同时伙同一个副县长呢?而且在长达72年的时间里,不间断地有43位伙同的副县长。太不可思议了。

 

重印县志校稿,破解心中疑案


微信图片_201904280903.jpg


    机缘巧合,一个多月后,1990版《浚县志》重印,我在校对书稿时,看到“道口镇”一目中有“嘉庆十九年设县署”的记载。县署是县级行政单位执行公务的处所,也就是过去的县衙。县署怎么会设在道口镇呢?也是嘉庆十九年,会不会和滑浚县丞有关呢?道口已不归浚县管辖,浚县有关道口的资料比较少,只能查滑县资料。正好手头有本1997年版《滑县志》。打开102页,“道口镇”一目记载“嘉庆十八年,李文成领导的天理教起义军与清兵血战于此。十九年,滑浚二县共同设‘滑浚县丞署’,道口属滑浚二县辖。”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滑县志》的记载证明:嘉庆十九年,浚县和滑县共同在道口设立“滑浚县丞署”。《浚县志》关于道口设县署的记载不仅是简单的问题,也是不确切的,或者说是错误的。既然设置滑浚县丞署,其主管当然是滑浚县丞了。

    这种两县共管一镇,并且在该镇共同设立管理机构的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如同一个特区。为什么要在道口建立一个两县共管的“滑浚县丞署”呢?仔细翻检两县县志,都没有予以解释。细心体会,不难感觉,与道口这个运河码头、商贸重镇的地缘关系是分不开的。

            

滑浚县丞署,两县博弈道口的开启

        微信图片_201904280904.jpg


    道口是大运河沿岸的一个重要码头。历史上一直归浚县管辖。乾隆二十四年,浚县设二十一所,道口所是其中一所。明清时期,大运河叫卫河,是当时重要的运输干线。卫河从浚县双鹅头村西入县境,横贯县境中部,长79公里,沿岸有淇门、新镇、道口、浚县城、屯子五个码头。道口是离浚县城码头最近的一个码头,只有9公里。按说这么近的距离,完全没有必要再设立码头。但是,道口正东是滑县城,相距只有4公里,比离浚县城还近。而且滑县全境不临卫河,没有码头,道口是其县水路出入县境、往来运输最为近便的地方。因此说,道口码头虽在浚境,但是对滑县来说更为重要。或者说,道口码头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滑县而建而兴。道口码头集市在卫河东岸而不在卫河西岸,也印证了这点。

    道口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地缘关系,使它成为卫河沿岸重要的码头和繁华的集镇。运河码头如同滑县的出入门户和经济咽喉,而繁华集镇恰似香气扑鼻的一块肥肉。而这关系经济发展的命门和令人垂涎的美味,近在咫尺,却不在自己的地盘和掌控之中,滑县不羡慕、嫉妒、觊觎,那才是不正常的。嘉庆十八年,李文成起义那场道口血战,道口镇遭到前所未有的严重破坏。满目苍夷、百废待兴的惨状为滑县带来难得的机遇:滑县浚县共同复建管理道口镇,成立“滑浚县丞署”副县级规格管理机构,全权管理道口特区。且不说滑县地方长官是如何煞费苦心争取的,单说这种共同管理体制,不能不说是伟大的创新。这种体制延续到光绪十二年,已产生43任滑浚县丞。往下应该还有延续,光绪《浚县志》记载下限截止到光绪十二年,之后缺乏文献考征。

    这一体制创新,开启了浚滑两县围绕道口博弈的历史。据《滑县志》记载:民国五年,浚县复设道口所,属浚县二区。1934年,改建道口自治区。19458月,建立道口区政府,属滑县管辖。1946年建立道口市,归冀鲁豫四专署。1947年划给浚县二区。1948年重建道口区。19498月,滑浚两县解放,道口划归滑县。11月,滑县将其县政府迁至道口。这确实是一招高棋,从此道口被滑县坐实,浚县彻底失去了道口。

    这个时期,道口在浚县滑县之间归来划去,确实有战乱时期大背景因素的影响。但是谁能说没有地方政府领导,为了地方利益博弈争取的影子呢?为任一方,谋福一方,有何不可?有何不妥?我为其点赞。